图不可二改二传请标出处
🖕🏻🖕🏻

[潘赫] Stay

Author:喬時霧
Rating:PG-13
Category:Femslash
Fandom:Harry Potter series
Relationship:Pansy Parkinson/Hermione Granger
Date: Start-2016/8/21
Chapters: One
Words: Unknown
Disclaimer: Characters belong to each other, not me
作者有話說:想吃潘赫所以自己割腿肉,想吃的同學湊合著吃吃,不愛吃的就算了,OOC!OOC!OOC!

     大禮堂內,古怪姐妹樂隊的演奏還在繼續,搖滾的節奏讓圍在舞台前頭的一堆人都群魔亂舞得熱鬧非凡。今天是平安夜,剛好撞上了三強爭霸賽的時候,學校才難得舉行了一場盛大的聖誕舞會。儘管在貴族之間舉行和參加交際舞會已經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在學校裡的又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驗,起碼... 搖滾樂和瘋狂貼身舞之類的東西,讓今天的一群斯萊特林都丟開了所謂的禮儀。
     拋棄自己身邊的達芙妮和西奧,從那一首嘈雜的搖滾樂曲中提著裙擺抽身出來,潘西早就氣喘吁吁了,她感覺自己不是跳了一場舞,而是在人群中跟那些不知道是誰的傢伙打了一架。難得能夠這麼放肆一回,還沒有父母在身邊時時刻刻叮囑著自己注意禮儀,潘西嘴邊還掛著一點帶著熱度的笑意。小龍和布雷斯還不知在那一群烏泱泱的人頭的哪處,她也不急著找他們,只顧窩在一旁的座位上恢復著體力。給自己施了個容光煥發咒補好妝,她塗上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愈顯白皙,在黑髮間穿梭著整理儀容,手上的三色堇腕花因施了保護咒還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這裡好像越來越熱了,人潮擁擠得像沙丁魚罐頭,潘西抬頭歎了一口氣,因為喝多了舞會準備的香檳而感覺自己滿腦子都是上頭的酒精。她站起身撫平灰湖綠色禮服上的皺褶,抓起外套打算出去透透氣好讓自己清醒一些。
 
     也許不止他們這些斯萊特林覺得今天是一晚破例,從禮堂出來的沿路上有的學生已經喝醉了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有的徑直扶著墻在嘔吐,更有些情侶貼在墻上旁若無人的熱吻起來,站在一旁的費爾奇氣惱又不知該拿他們怎麼辦。真是臉都在今晚丟盡了,潘西不由得捂嘴取笑,微笑里充滿斯萊特林式的蔑視,暗暗慶幸自己在此時還維持得住那些必要的禮儀。她悠悠地走過拐角,正好撞見坐在樓梯上抱膝痛哭的赫敏格蘭傑。
     萬事通小姐?潘西挑高眉梢,一點也不懂她為何要一個人坐在那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她記得早些時她還是和維克多克魯姆一起為舞會跳開場舞,儘管不願意承認,可她那時絕對是舞會里最耀眼的女生了。現在她看起來卻像童話里魔法消失后的灰姑娘,黯然神傷得很。即使平時他們斯萊特林三人組和格萊芬多三人組自然是水火不容,可這時潘西卻破天荒覺得,格蘭傑這時的模樣讓她說不出什麼刻薄的話來。自己一定是在舞會里吃錯了東西,潘西心想道。
     她踏上石梯,黑色的細跟高跟鞋在大理石階梯上發出清脆的咯嗒聲,不消兩下便讓哭泣中的格蘭傑抬眼注意到了。那個哭得妝都花了的姑娘第一反應是往裙底下縮了縮自己赤裸的腳,潘西這時才發現她的矮跟瑪麗珍鞋都被丟在低一階的樓梯上,黑髮女孩不禁了然地瞇起眼睛,肯定是第一次穿帶跟的鞋太磨腳了吧。潘西用手輕提了一下裙子,頷首得體地踩著高跟鞋一步一步從樓梯上走上來,在那個格萊芬多的注視下步伐悠然得仿佛女王加冕。儘管對方還沒說什麼挖苦的話,可她帶著氣質的動作仍舊無聲的進一步碾碎了赫敏的神經和尊嚴。那個格萊芬多一下子又湧出了眼淚,就像誰開了她眼裡的水龍頭一樣。
     本來潘西還期待著那個格蘭傑能說點什麼氣急敗壞的話,那樣她就能安然地像以往那樣噴出毒液回敬,而不是按捺著自己那顆該死的同情心。可她居然又哭了,潘西帕金森對著那些源源不斷的眼淚就沒有抵抗力。第一次看到以往張牙舞爪的萬事通那脆弱的一面,女斯萊特林的腳就站在她身邊停下了。邁不動步伐的潘西低聲咒罵了一句,對自己很是失望。而赫敏顯然是聽見了那一句咒罵,她似乎把對象聽成了自己,可她也只是輕微地畏縮著肩膀,沒有站起來像以往那樣大聲回應。潘西居高臨下地瞇起眼睛看著對方那頭捲髮,記得不久前它們還是被精心打理好地盤起,現在卻凌亂而狼狽,棕髪垂落在她的肩上,隨著哭泣而偶爾聳動。
 
     微不可聞地又歎了一聲,潘西緩緩地在赫敏的身旁蹲下來坐好,還不忘理了理自己那長長的裙尾。感覺到身旁有人的格萊芬多抬起頭看過去,在看到潘西時連哭紅的眼睛都睜大了。潘西斬釘截鐵地率先開口:“聽著格蘭傑,我不管明天怎麼樣,我現在就想在這裡坐一下,如果你有意見那就憋著吧因為這不是你一個人的樓梯。”一連串的話把想說什麼的赫敏堵得死死的,她只張張嘴,仿佛連哭也忘記了。
     棕髪的格萊芬多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的妝容被毀得更徹底了些,眼影眼線和睫毛膏都融化在一起,把她的臉都弄得髒兮兮的。托著腮盯著樓梯的潘西瞄到這一幕,更是搖了搖頭,如同在點評對方的無可救藥,下意識便默念著清理咒揮了揮手指清理掉她的臉蛋上的一片狼藉。“說真的,這裡還是有人經過的,格蘭傑,注意下儀態好麼。”自然,一個姓帕金森的斯萊特林不可能放過這個嘲諷的機會。“那你大可不必坐在這裡,帕金森。”赫敏吸了吸鼻子,話里還帶著沉重的鼻音,說道:“不過謝謝你。”她眨了眨哭得泛紅的琥珀色眼睛,臉上被魔法恢復乾淨的感覺的確讓她好些了。潘西點點頭,她也的確不該坐在這裡,畢竟被哪個人看到她和那個萬事通坐在一起就大事不好了,可她就是不想挪位置,畢竟今天是破例的一晚。
     就這樣兩人沉默了半晌,赫敏也不哭了,她抬手解開自己的髮帶,把如瀑的棕髪弄得鬆散,而潘西則盯著樓梯下走廊里一堆尚且不願離開的醉鬼們。姑娘們安靜地緊挨在一起,奇怪的是在尷尬的沉默下,她們倆依舊沒人先站起來宣佈離席。赫敏有種微妙的直覺,帕金森就是想陪她才坐下的,但是她清楚對方不可能承認,於是也不拆穿這種心照不宣的沉默。而潘西則感覺得到,能在平安夜讓那個格蘭傑哭成這樣的也只有情感問題了,就是不知道對象是在她身邊圍著的哪個蠢貨。猜想了一會,潘西眼神空空的盯著走廊,徑直開口詢問:“那麼,是什麼讓你坐在這裡哭得這麼狼狽呢,格蘭傑。”她的語氣平緩,仿佛一點也不期待答案似的,隨後還補充:“當然,你不想回答就不用回答。”她現在已經不在乎自己今晚的反常,把這些都怪罪給該死的香檳和破例帶來的興奮感吧,她不管了。
     赫敏沒想到她會這麼問,畢竟對方一直是以惡毒刻薄的斯萊特林自居,而今天她的舉動幾乎要讓赫敏嚇壞了,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潘西帕金森嗎?但是今夜的氛圍讓她不禁覺得,她倆其實是一對熟識已久的好友,坐在她身邊的赫敏甚至不覺得彆扭。不知來自哪裡的信任,捲髮的格萊芬多知道潘西今晚不會像以往那樣諷刺攻擊她了,也下意識便覺得對方這方面肯定懂得比她多,於是用別的問題回答了那個問題:“帕金森,男生都是混蛋嗎?”她轉過頭去,看到潘西瘦削又精緻的側臉,頭一次發現原來這個斯萊特林長得這麼好看。潘西聽到這個問題便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八九不離十了,她抬手撥了一下自己頰邊的黑色碎髮,嘴邊揚起一點弧度:“是吧,也許。”她也轉過頭去,對上身旁人的目光,玩味地眨了眨自己淺綠的眸子。“你這是受了情傷?”赫敏愣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她眼裡的調笑還是因為輕易便被她看出心事,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倒只是苦笑了一下,用對方的話複述了一遍:“是吧,也許。”
     一時兩人都只是笑了,氣氛也意外的柔和。看來拋開兩邊的成見和束縛,她們倆還挺適合做朋友的。再過了一會,鐘樓踏著點敲下了十二下鐘聲,時間已經是半夜了。夜里大禮堂也還是一貫的熱鬧,想走的人早就走了,可不想走的人還有很多。潘西站起來,不知怎麼的便向那個還坐著的棕髪姑娘伸出手。“來吧,格萊芬多的灰姑娘,一位淑女不該在半夜還獨自一人徘徊,我送你回去。”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可她清楚自己不可能留她一個人再坐在那了。赫敏看著她邀請的手,不知是拒絕還是接受好,愣了半晌,在對方不耐煩的抖了抖手腕下迅速握上去。
     儘管今天以前她們還互相咒罵著對方難以入耳的綽號,恨不得馬上掏出魔杖把對方痛快解決掉,現在兩個姑娘牽著手走在無人的走廊里,綠色裙子的那個領著粉色裙子的那個緩緩走著,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仿佛有著一樣的默契,她們倆知道對方都會對今晚的遭遇閉口不提的。那個黑髮女孩看在她腳還不舒服的份上還故意走得慢一些,赫敏從不知道對方的手是這麼涼,不由得握緊一些。兩人無言無語,手卻緊緊握在一起。直到到達一個岔路口,再往上走就是格萊芬多塔樓,往下走就是斯萊特林的地窖入口,兩人就站在路口里,手卻沒有放開彼此。

     赫敏奇怪地側過頭去看她,對上她揶揄的視線不明所以,潘西便抬手指了指那道掛在她們倆頭頂上的槲寄生,被試了魔法的植物藤蔓環繞,還綻放出潔白的花朵。兩人都對槲寄生存在的意思心知肚明:恰好站在槲寄生下的兩人必須接吻。赫敏不知道那個狡猾的斯萊特林是故意把她扯到這東西下的還是怎麼樣,可在魔法世界里,槲寄生都是附有魔法咒語的,兩人不接吻則無法離開。腳邁不出一步,赫敏對這種惡作劇似的魔法感到無話可說。“怎麼樣,格蘭傑?”潘西高高挑起眉毛,看著面前的棕髪女孩,今晚果然真是各種意義上的亂套了。但自己意外的不排斥親吻她,只是敢打賭她的吻技肯定糟糕透頂。“...管他呢。”那個粉裙子的姑娘不得體地翻了個白眼,她決定隨心行動,鼓起屬於格萊芬多的勇氣,揚起下巴湊過去貼上潘西帕金森暗紅色的唇。
     女孩子的唇瓣果然柔軟溫熱,赫敏還是第一次親一個同性,但是說清楚一些,她也沒這樣親過一個異性,初吻就這樣因為槲寄生而被一個斯萊特林的姑娘奪走了,還真是讓人五味雜陳。但赫敏沒有時間考慮太久,因為潘西環緊了她的腰肢,舌頭還試圖撬開她的牙關竄進來。這樣的舉動著實嚇了她一跳,一向處事冷靜的赫敏格蘭傑就此亂了陣腳,毫無招架之力地被潘西攻略城池,但是她渾身發軟無力還推不開那個穿著綠色禮服的姑娘。
     直到一吻罷過,那個格蘭芬多還喘息著呼吸,潘西用行動印證了自己的想法,對方的吻技的確很差。原來在某種程度上,這個萬事通還是單純得猶如一張白紙。赫敏滿臉通紅眼神閃爍也不敢看潘西的眼睛,這讓斯萊特林女巫更開心了一些。她抬手推了推對方,含著笑調侃:“快回去吧,你這個吻技差到不行的傢伙。”赫敏的臉蛋更加紅了,她快速地往前邁出兩步,隨後又折回來,在潘西詫異的眼光下,踮腳在女巫的臉上啾了一下,隨後才逃似的飛快跑上塔樓。
         

“謝謝你,潘西”,她說。

     聖誕節的早晨,赫敏正坐在格萊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整理著自己收到的禮物,一隻毛色漆黑的貓頭鷹飛進來在她的面前停下,鬆開一直叼著的信。她從未見過這隻貓頭鷹,抬手順順牠油滑靚麗的皮毛,從心裏便能斷定牠的主人肯定家境不俗。赫敏低頭看了看手裏的信,燙金的紙張顯然價格不菲,看到背後的火漆印上精緻優雅的家徽,一眼便看出家徽中間最明顯的字母P,她的心躍動起來。拆開信件,紙張有一股淡淡的三色堇清香,赫敏莫名的覺得溫暖熟悉,信上只有短短的幾句話。

“致吻技很差的萬事通小姐,
 我不知道男生是否都是混蛋,但是你能考慮的也不止是他們。
 祝聖誕快樂。
         你的,P”

     赫敏回想到昨天發生的一切,鼻腔裏滿是那股三色堇的香味,不由得笑起來。

评论(8)
热度(38)
 

© allsadandshi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