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不可二改二传请标出处
🖕🏻🖕🏻

【I&M】Heal me kill me

景颜-:

题目:Heal me Kill me
配对:Ian Gallagher/Mickey Milkovich
作者:阿佳
分级:G
警告:现实向
备注:大概是最后一篇Gallavich文了 这段时间谢谢大家的喜欢 以后也许会写 但是需要契机 比如说 诺诺确定回归第六季 打算收拾一下行李去开SD/J2 EC 盾冬 哈蛋的坑了 爱了那么久也没有一点贡献这不太好 总之 谢谢大家 我们再见。

“所以你想过将他追回来吗?”

Cassie慵懒地倚坐在床头,涂着猩红色甲油的指甲似有似无地在指尖夹着的香烟上刮滑,长发散乱在颈后的软枕上,小腿有一搭无一搭地摇晃着,高跟鞋上的挂饰也随着动作发出“咔咔”的响声。

她轻启红唇,白色的烟雾从口中小缕吐出,氤氲着拂过她的眼睑,她摇摇头“从来没有过。”

“我也是。”

Cassie好笑地将双臂环在一起,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向上翘起,避免香烟灼烧到皮肤,她问“那你为什么要求我这样做。”

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橘红色的发丝垂在眼前,他也不去撩拨,香烟慢慢燃烧完毕,烫到了他的手指,这时他才像是被惊醒,赶忙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手却不受控制地从身边的烟盒中又取出一支。

“我一直不明白。”

“嗯?”男人微微侧头,右手拇指划过Zippo的齿轮,左手习惯性地挡在外侧护住火苗。

“我和你认识两年了,这两年里你只抽万宝路,假如有些地方没有卖它,你宁可不抽,也不抽别的品牌。”

“个人习惯罢了。”

Cassie伸出食指摇动两下,她眯起眼睛微笑着说“Ian Gallagher先生,别把我当成你的小女孩,我并不认为这是所有原因。”

那个名叫Ian的男孩子将烟从唇边取下,掐在手里把玩着,滤嘴边印着一行小字。

Marlboro。

“我是Gay。”

“哦,我知道了。”

Ian抬起头,他盯着面色毫无波澜的Cassie,似是要从中找出慌乱的成分,可他一无所获。Cassie面容平静,像是早就知道那样。

“天啊,Gallagher,你想从我这里听到什么,我一直知道你是Gay,也只有那群小女生看不出来了。”看到他像是还想要辩解什么,Cassie连忙阻止,“停下,我不想听你的辩解,继续说刚才你想说的话。”

Ian咽了下口水,他将烟头在脚底踩灭,黑色的烟灰在地上形成一小块斑迹,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蜷起的腿放平,也不管裤子上会不会蹭到灰烬。

“我因为想要怀念一个人,所以抽万宝路。”

记忆里的Mickey Milkovich不是个死心眼的人,但他却有两个固执至极的习惯。

第一个,他只抽红色的万宝路,十几年从未变过。

第二个,他爱Ian Gallagher,就算是再艰难的时候。

曾经在两个人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分道扬镳的时候,他曾问过Mickey,你为什么只抽万宝路。

当时他怎么回答来着?

哦,好像是,因为我喜欢。

是的,Mickey Milkovich的骨子里是个狂妄的人,而这一点却随着他们两个人的相处,和Mickey久而久之一步步的退让慢慢变淡,以至于他几乎要忘却一个事实。

Mickey Milkovich从来不是家养的金丝雀。

他会在家里没有吃食时跑到便利店打砸抢,而后还拿枪威胁店主。
他会在穷的叮当响时跑到学校,对欠他毒品钱的人拳脚相加。
他会在有人欺负她妹妹时,将那个人拳打脚踢最好让那人恨不得从未出生。
他会在有人欺负他手底下的妓女时,跑到那个地方将老板娘搅得开不下店。
他会在街角的裁缝欺负他手底下的人时,将那个家伙揍得头破血流。

Mickey是个暴力狂,这是南区人民深知的事情,而他们更知道,他也会为一个人改变。

他会在Ian惊慌失措跑来时收起一身的暴戾,告诉那个人,我一会儿去找你。
他会在Ian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时,将那个混蛋野男人揍得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他会在企图杀掉Frank时因为Ian的恳求而将手中的枪扔进街角的垃圾桶。
他会别扭地问Ian要不要到自己家去过夜,然后做一盘小饼干当做晚饭。
他会在货车上亲手打破自己从不亲吻别人的誓言,只为了一个人。
他会在Ian被夜店里的男人喂了药以后将那群王八蛋打跑,然后将Ian抱回家,守着他一夜不眠。
他会在自己儿子的洗礼派对上对南区所有人出柜,哪怕后来被自己的爹将牙齿打断,他也不曾后悔。
他会在Ian被诊断出躁郁症后,强忍着眼泪对所有人说,这个混蛋只能和我在一起,我照顾他,哪儿也不去。
他会在Ian发病逃跑时,在语音留言里说“我爱你”,唯一一次,也是唯一一个值得让他那么说的人。
他会在Ian被警察抓住时,将这个伤痕累累的小疯子抱住,对他说,没事了,没事了。

“我爱你。”

“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无论安乐困苦,顺境逆境,疾病或是健康,这些都一样。

Mickey曾经如是对Ian那么说过,可是当时他不懂,他认识这是负累,他曾经拼命的想改变这个固执的家伙,让他说出我爱你,而他在最后终于将这句自己从不曾讲出口的话语说了出来,只是Ian不要了。

而年少时的Ian也没有想过。

Mickey将所有抛弃,只守着他一个人,而回报这个傻家伙的就是,他离开了,Mickey真正的失去了一切。

“你后悔吗?”

Cassie走到Ian身边坐下,高跟鞋在水泥地上发出尖锐的碰撞声,“蹬,蹬,蹬”,正正好好与他的心跳重合。她挨着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坐下,轻声问道。

“后悔。”

几乎没有半刻犹豫,他说出了答案。

是的,他后悔。

他后悔当初为什么在脑子不清醒的时候将那个人放走,他后悔曾经的自以为是,将爱情误以为是同情。

Mickey太爱Ian,以至于这些满满当当的爱包围着他,让他忘记了,曾经在自己身边日日夜夜作伴的人,也有独属于那个人的骄傲。

Ian将头靠在Cassie的肩膀上,肩上的骨头卡在他的太阳穴上,咯得他生疼。

Cassie察觉到肩膀上有湿濡的感觉,慢慢地晕到了锁骨上,她将头靠在那个脆弱的人的头顶上,温暖的手掌似有似无地轻抚他的头顶。

“我后知后觉的发现,我爱他,只是我从没有说过。我以为我是付出最多的那个人,而最后当他彻底离开时,我才发现,其实我只是在强迫他改变。”

“Gallagher,我们一生都在旅行。身边的人注定都是过客。”

“你呢?”

“曾经有一个男孩子,他找了我很久,之后我们一起旅行,只是最后,我将他弄丢了。”

Ian没有说话,他摇了摇手中的烟盒,还剩一根。

他将香烟取出放在唇角,跳动的火苗差点烧到他的下颚,但他却不以为意。

白色的烟雾从他的唇齿间往外扩散,空气里的细小尘埃也因为阳光的照射而纷纷扬扬。

他将那个空了的烟盒塞进帽衫的口袋中,然后站起。

“你要去哪儿?”

“我想去找他。”

“你知道在哪里吗?”

“总会找到的。”

“祝你好运。”

Ian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安全帽戴好,便从室内走了出去。

Cassie打开钱夹,里面有一张相片,一个男孩子面容木讷,而身边的她却笑容满面。

那是她最好的时光。

Sid,我还是将你遗失在一站又一站的旅途中,再也找不回来。

尖锐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满室的宁静。

她拿起手机,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号码,摁下接听键,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从那边传来。

他颤抖着说,

Cassie?


-END

评论
热度(24)
  1. allsadandshit_SaYo- 转载了此文字
  2. 百里暮云SaYo- 转载了此文字
    看的时候沙子进眼睛啦,写的太好了呜呜呜呜呜
 

© allsadandshi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