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不可二改二传请标出处
🖕🏻🖕🏻

【Percivlot】Almost

Pairing: Lancelot/Percivale 斜線前後代表攻受
Rating: PG13
Noticing: 主要角色死亡,還有很多二設包括P的姓名等

棄權聲明:他們不屬於我,屬於彼此:)

1、

當Lancelot單膝跪在地上的時候,Percivale其實完全沒有意識到他是在幹嘛。

他一直以為James是那種不搞出大排場不罷休的人。你知道,煙花,玫瑰,鑽戒,隆重異常,恨不得全世界都要為此駐足,才配得上他高調的作風。
然而在一片未散的硝煙裏,他們剛剛解決掉了三打肌肉發達的僱傭兵,腳邊是四濺的猩紅熱血和橫屍體。兩人身上的西裝都還整齊,除去Lancelot的大地色馬甲已經被血污染透。他斷了一根肋骨,樣子也有些狼狽。

沒有鮮花,也並不引人注目,一臉虔誠的James單膝跪在地上,手裡握著的是一個藍色的小盒子。

“你要幹什麼?”Percivale一開始是真的沒反應過來,而且他五分鐘前拆了一個差點要轟掉他們腦袋的自動射擊裝置,神經到現在才學著放鬆下來。
Lancelot揚起一如既往的甜膩笑容,拇指推開那個藍格子,裏面赫然是一枚低調的戒指,安靜地閃爍著冷清的光芒。

“求婚。”他聽見James飽含愛意的聲音。

“Alastair Mitchell,”他說,“你願意和我結婚嗎?”James笑得一點也不像剛剛殺完人。

他貼心地選了一隻設計相當簡單的白金戒指,他當然知道他的愛人不喜歡太花哨的東西,而Percivale此生就只有一個例外。
可儘管James貼心至此,Alastair還是拒絕了這個“提議”。

他知道自己的拒絕有多傷人,他也找了很多理由,多到反而感覺是自己理虧。
可他就是對這種感情問題寧願選擇逃避,其實要不是遇到這個熱情又厚臉皮的男人,Alastair都快要忘掉自己實際上也是個正常人了。

如果你問Alastair愛不愛James?當然,雖然他不可能真的說出來。
但無論如何,長期自我感情封閉的他還沒有準備好,對於結婚之類的事。

James當然是理解的,他只是扯開嘴角,彎到一定的弧度。可你不能說他在笑,畢竟他眼底裏那些失望和遺憾已經形成了隱約的陰霾。
也不知道這笑是在安慰誰,Percivale暗暗想。他看著面前那隻彷彿已經垂下了尾巴的金毛犬,於心不忍地難得主動投入了Lancelot的懷抱。

他似乎撞到了James的肋骨,讓他一聲悶哼,可他沒有推開他。
這讓Alastair更內疚了。
他在James耳邊說著對不起,然而那個金髮的男人只是搖晃了一下他的腦袋,將他扯到一個吻裏來,而前事不再提。
唇齒之間,Alastair輕松了一點,但也僅僅只是一點。

2、

事實上,前事不再提的情況並不適用於James Spencer。
他逼Alastair收下了那枚戒指,在他們某次床事過後。狡猾的男人善於吹枕邊風的把握住了Alastair快要累到睡著過去的機會。
簡直是天生的騙子。隔日Alastair看著那枚閃耀著簡單光芒的戒指,皺起眉頭,然後將它收進了抽屜裏。

然後那個盒子就在裏面呆了十幾年。
他們也一起了十幾年。Percivale從未想過他們可以這麽久,他已經完全知足,甚至覺得這每一天都是多出來的上帝恩惠。
James從來不問他為什麼不戴那枚戒指,他只是體貼的微笑。
有時候他也會問,“Alastair你準備好了嗎?” 然後在Alastair的無言下把這個略顯尷尬的話題丟到腦後。
James沒有生氣過,他知道自己的等待是絕對值得的。

“煎熬的等待是甜蜜的。”Lancelot聳聳肩說出這句話,然後被Percivale扯住亮色的領帶抓過來接吻。
好吧,來自愛人的親吻才是目前最甜蜜的東西。

3、

然後就到了那個噩夢一樣的日子。
那天早晨,Lancelot極其難得地早起了,那時候Percivale都還沒醒。
他接到了Merlin的通訊,對方要他去調查一個失了蹤的大學教授。James躡手躡腳地起床,卻難免會吵醒一向淺眠的Alastair,他極為困難地睜開眼瞟了一眼窗外,天還沒有亮全。

已經著裝整齊的James俯下去抱歉地給他的愛人一個親吻。Alastair夢囈一樣咕噥了一句抱怨,他討厭被吵醒。
全套西裝的Lancelot翹起嘴角,覆在對方的耳邊留下調侃似的問句:“等我回來就去結婚?”
Alastair只是悶悶地嗯了一聲應付過去,似乎沒聽清。他推開對方那個溫暖過頭的懷抱,讓他快去執行他的任務別再擾人清夢。
Lancelot沒能忍住那種嗤嗤的偷笑聲音,他拖著箱子離開了。
輪子在地板上滾動時發出聲音拉得老長。

可是Percivale沒能等到那天。

午後3點,Percivale坐在花園裏讀書,腳邊有薩摩耶在打瞌睡。
他伸手去碰茶杯的時候打翻了桌上的紅茶,看著澀紅的液體流了一桌時他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心裡不上不下的,堵得難受。
然後他的耳機響了,Merlin說了什麽他已經忘記。
他在拼命消化那個噩耗。
James Spencer那個混蛋。Alastair甚至沒發覺自己把手裡的書頁都揉皺了。

被組織訓練得很好的Percivale並沒有十分狼狽,他一如既往地換上西裝,準時出現在裁縫鋪,儘管用的是全息影像。
可他實在沒辦法踏出家門一步。

舉起酒杯敬酒時,同僚們說:“To Lancelot.”
可他想說:“To James.”

緊接著就是新任Lancelot的推薦人任務,他完成得很好。雖然他一開始是將Roxy當成自己的接班人而培養的,但他知道他們的小淑女從不讓人失望。
那個已經長大成人的小姑娘擔憂地看著他的時不時走神,可他沒有發現。Percivale總是坐在窗邊愣神地一言不發,他只是想著什麼,然後突然回過神來,繼續自己手頭上的事,然後又在沉默中走神了。

4、

抽屜裏的那枚戒指從此失去了它的用途。

可Alastair經常會把它拿出來,細細地摩挲很久再把它放回去。他從來都不戴。
他也會不可自控地想到他們幾乎要在結婚證明書上簽下彼此的名字。

那天他們去認領James的屍體,Percivale簽的字,關係那欄填的是朋友。
他突然明白為什麼James如此迫切地要和他結婚。因為兩人是時刻都把生命放在工作後的特工,所以希望“能在你犧牲亡故時作為你的伴侶陪你走最後一段路。”

We are almost there, James.
I'm so sorry.

-End-



评论(2)
热度(19)
 

© allsadandshit_ | Powered by LOFTER